中文版 | 英文版 | 法文版 | 日文版 | 韩文版 | 德语版   用户登陆  用户注册  安全退出 

       本站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翻译中心 培训中心 文化交流 特色服务 信息链接 学习园地 论坛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 本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第三届纠错大赛  演讲大赛  会员申请  在线报名  接受赞助  外贸培训

·关于协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的通知 4/11
·关于召开协会二届六次理事会的通知 1/13
·协会二届七次常务理事会通知 12/11
·学生会员委员会主席团换届会议通知 6/9
·关于学生会员委员会主席团换届的通知 5/27
·巴黎四大教授讲座(法语会员请关注) 5/8
·二届五次理事会通知 5/7
·莎士比亚戏剧座谈会通知 4/9
·关于第五届浙江省公示语外语纠错大赛的通... 3/22
·协会秘书处春节放假通知 2/4
第四届浙江省公... 17946
中心简介 14482
联系协会 14429
文化交流中心 13404
协会介绍 13358
加入协会内容及... 12352
中心简介 12129
首届在杭高校英... 11152
培训课程 9996
名师点击 9037
杭州翻译*欢迎访问杭州市翻译协会网站 ***外语培训 外语翻译 文化交流***∷ “提心吊胆”译库切
>> “提心吊胆”译库切

“提心吊胆”译库切
作者: 杭州市翻译协会   来源:www.fanyi110.com   发布日期:2007-10-21  

稿件来源: 文汇报 /2004年

注:  <<等待野蛮人>>译者为杭州市翻译协会副会长文敏.

库切是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浙江文艺出版社即将推出“库切作品系列”五种,它们是《等待野蛮人》、《青春》、《圣彼得堡的大师》、《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伊丽莎白·科斯泰洛:八堂课》等。文敏是该系列主要译者之一,最近她特地撰文表述了自己对库切代表作《等待野蛮人》的理解和翻译这部作品时的感受——

    我对南非那个国家非常陌生,不知道那儿是干旱还是多雨,是丘陵山岳还是一马平川,在翻译库切的小说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儿是否也有飘雪的冬天。

    《等待野蛮人》的主人公是一个崇仰和平,相信人人生而平等的老行政长官。小说藉此表述的是“文明人”的自省。一个平庸而善良的老人,在帝国讨伐“野蛮人”的战争中重新审视人类文明的价值理念,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不由自主地跨入了灾难之门……

    作者将帝国与“野蛮人”的战争作为故事背景,一开始就引入一种严峻气氛,随着战事一步步拉开,人性终于被置于非常岁月的炼狱之中。乔尔上校的到来打破了边境地区的平静生活,从这一刻起老行政长官就感受到内心被蹂躏的痛楚,然而正是这位代表帝国意志的国防部第三局要员唤醒了他的救赎之念。当一个流落街头的野蛮人女孩出现在自己眼前时,老行政长官内心的宁静被打破了(而且是永久性地打破了)。由同情变成爱,自然不是一蹴而就,小说层层推进的描述委婉有致,人物心理过程的反反复复也写得非常精彩。就说这两个人的反差也真够大的——老/少、富/穷、官员/乞丐、文明人/野蛮人、言述者/沉默者……小说的戏剧因素不谓不丰富,但库切不是那种卖弄噱头的戏剧化写手,他的兴趣不会停留在这个反差强烈的男女故事上边,因为人精神的归宿才是他关注的重点。于是有了老行政长官历经千辛万苦把那女孩送回野蛮人部落去的一章。照《纽约时报书评》一篇文章的说法,这是最漂亮的一章,许多段落充满诗一般的语句。小说家在这里显示了罕见的描述技巧,当我翻译到这一章时,一边尽情欣赏那极富美感的原文,一边又深觉译笔支绌之窘。这个华彩章节几乎给人一种结束感,末了是那女孩随野蛮人的队伍离去,你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和老行政长官就这么分别了,互道“再见”之后,那女孩再也没有回到故事中来。库切这部小说有许多不按常理出牌的地方,那些收放自如的笔墨不但让人感到惊讶,也伴随着沉思的韵律。

    《等待野蛮人》的写作手法相当另类,可以说是一个寓言,一个虚拟的帝国,一段虚构的历史。人物大多是虚写,出现和消失都带有某种随意性,在某个段落中会突然冒出一个前面不曾提起的人物,而后这些人物往往又不知所终。那个作为帝国官员的主人公是整部小说几乎唯一有性格塑造的人物,此人政绩平平,没有什么与时俱进的念头,却喜欢考古,爱好打猎,既然镇上三六九等的女人都乐于讨好他,自也不乏寻花问柳之举。这算是一个有修养的人,但绝对不是善于自我拷问的思想者,库切让这样一个优游自适的太平官走向高尚的殉道之路,最终完成灵魂救赎的主题。

    这本书要读到最后才能明白书名的含义,“等待野蛮人”跟“等待戈多”不同,这种“等待”不仅是一种精神折磨,而且带有灵魂追问的深意。故事结尾的地方倒不大像结尾,最后只写到边境小镇孤立无援的“等待”,若是野蛮人打进来那几乎等于引颈受戮,可是没有下文。野蛮人会来么?兵燹之后又将是什么局面?后面的事情库切就不管了,大概在他看来,检讨“文明”是每一个文明人应有的功课。库切要说的是人类的一段痛史,从“文明人”眼里检讨“文明”如何戕害文明。

    作为译者,我有幸成为一位先睹为快的读者,可是真没想到,当把库切的叙述变成汉语的同时自己也竟深深陷入那种冷峻森严的氛围之中。库切的主人公在孤独中寻找自己的归属,也许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条可行之路,当你失去一切权利和自由之时,心底若还存有仁爱就有希望——这终究是文明的根柢。仁爱是孤寂者的家,孤寂的人在倾听和发现自己的同时,也学会了理解他人和世界,从而建立起一方珍贵的精神领地。我想,这样去理解库切的“等待”也许更好,一旦从喧嚣纷扰的世间走入平静的内心,就没有什么好怕的。译到本书最后几页,库切的边境小镇上刮起暴风雪的时候,我的窗外也飘起了雪花,从来没有感受到杭州的冬天也有如此彻骨之寒,猛烈的北风哗啦啦地摧动着窗玻璃,仿佛就是书中的情形,让人一眼瞥见那个正在费劲地撰写边境历史的老行政长官。他“就像一个迷路很久的人,却还硬着头皮沿着这条可能走向乌有之乡的路走下去”,这最后的一句话让我颇费斟酌,但我终于明白这正是表明库切对世界的一种悲欣交集的看法:人类似乎再也不可能拥有完整的人格,而多样性的文化存在却是最后的希望之地。这认识是一种痛苦,也是一种安慰。随着老行政长官踽踽远去的身影,一切野蛮人或是文明人的古老灵魂都以倾身祈祷的姿态在漫天皆白的黄昏里定格了,无数彷徨无依的游魂在狂风呼啸的屋顶落下脚来。

    翻译库切作品不是一件省力的事情,小说中复杂的意像、丰富的用典往往颇费猜解,加之惜字如金的行文风格,初看真有一点语焉不详的感觉,所有这些都给翻译带来了重重障碍。库切的写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多用一般现在时态,稍一疏忽,就可能误读误译。所以,整个翻译过程中颇有几分提心吊胆的感觉。